作文吧小學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

溫暖的旅程

時間:2018-06-26 13:59:05 | 作者:唐藝卓

從第一眼起,便抵達心底,像萬只候鳥與蝶群,不遠萬里——題記我想給自己下個定義。首先,我是一個人;其次,我是乾坤萬里春中一個行色匆匆的旅人。

我想寫點什么,寫給自己,寫給旅人,寫給征途,也寫給這一小段剛剛開始的旅程這些溫暖,關乎我,亦關乎文字。

滿周歲的時候,抓周,大抵是整個故事的楔子。

一床的物什,稀奇古怪。胖手胖腳的周歲小童傻笑——拿到一支筆。

或許,從今往后,就要手執支筆,去闖蕩整個世界。或許自那時起,便與文字結緣。小時候,整天踩著小板凳去夠更高的地方,拿著水彩筆,五顏六色的蠟筆在殘存的白色墻面上亂涂亂寫,寫什么呢?寫剛剛學會的自己的名字,“唐藝卓,唐……藝……卓……”,歪七八扭,老大老大地寫,寫了紅色換綠色,看著斑斕的墻面,樂得合不攏嘴——畢竟,那個時候,也不會寫幾個字啊。

小學,教語文的長頭發女老師,張大嘴巴念短文章,教我們造句,教我們看圖寫話。今天是“丁丁趴在草地上看見一只胖嘟嘟的毛毛蟲……”,明天是“小螞蟻勤勞極了,他們合作搬飯粒……”那個時候,我總是一邊乖乖地刷刷地寫,一邊瞪大了眼睛:“不對呀,這和我平時看到的不一樣啊,和爸爸的報紙、媽媽的雜志,都不一樣啊……”一邊這樣想,我一邊翻更多的“閑書”,有的不是注音版,尚看不太懂,只好扛來厚磚頭字典,翻查個不停。偶爾讀懂些,便是手舞足蹈,用那時的“常用優美句子”來說,就是:“心里像吃了蜜一樣甜。”就這樣,抱著對“看圖寫話,老師口述,學生筆錄式”作文的懷疑,我接觸著那時本應與我年齡絕緣的小說,漫畫。于是,我高高興興地竟然開始了自己編小故事,以至于寫出一本又一本“長篇小說”,和擅長繪畫的同學合作畫一期又期連載……原來,那個時候,我就開始了真正的所謂“自我創作”——用自己那夾雜著拼音或是錯別字的稚嫩的句子。在一個個小世界里,寫他們的故事,我是快樂的王,不披枷鎖。難以想象,那時的母親,翻到一本又一本有模有樣的“小說”,來自他十一二歲兒子的“創作”,皺著眉頭,一臉復雜,不知是喜是憂,只是有些無奈地問:“這些,你什么時候寫的?”這樣的表情,在她得知作文http://www.jshqd.com/她兒子用一篇小說拿到作文最高分時也出現過。與此同時,我也以小記者的身份在地方報紙上發表著文章,看著印出來的鉛字是自己的一句一話,那真的是一種奇妙的欣喜感,即使稿費僅僅是每篇十二元的小小數目。

初中時更沉迷于閑書,瘋狂讀著每一本能讀到的書,從床頭到廁所水箱上,遠離了小學常讀的魯迅先生,接觸到了寫“秋水文章”的白落梅,于是,我吐出來的文字,從魯迅叔叔的調調轉變成了清新脫俗的白落梅風。就這樣,信筆由疆,即使是考場又如何,我自橫筆向天笑。那些從凜亂的筆尖洶涌面出的文字,有時碰上同樣“瀟灑”的閱卷老師,我的“大作”就得以被影印出來傳閱。一開始,每每翻到自己的文章,心中都沒免得意一番,可隨著次數一多,批判之聲如箭矢般射來,鋪天蓋地。“根本看不懂啊!”“寫的什么東西?”“詞藻空有華麗,文骨不堪重負……”風言風語漲過我耳畔,一時間不勝惶恐。面對這些毫不留情的犀利重錘,我當然是首先開始了自我批斗,于是在考場上常常出現舉棋不定的尷尬局面。那是心里自然是有些苦澀。直到后來偶然看到一位素不相識的同學為我“辯解”的留言,在QQ上,說“希望我看到的一直都是他美好瀟灑的文字。”云云,一時鼻子真有點酸,原來也有人在默默地旁觀我,支持我。苦澀干涸已久的心中頓時泛起一絲絲曖意。或許,真的不需要什么驚天動地,明確利弊,或許僅僅只是一句來自陌生人的關懷理解,就可以溫暖一段冰雪里的旅程。

高中加入了人生中的第二個文學社,每周讀書,寫讀書筆記,偶爾聚頭分享,簡簡單單,平平淡淡,回憶起來,還能感受到指間那種為文字溫度而微微顫栗的感動。

有人說,當一個人被這世界上最后一個記得他的人忘記,他便真的死去。

人的一生,短短一程,沒有往返,或無循環,幾十年的光陰,一趟,你在世上打馬而過,天空,草原,雄鷹,川河,山海,不留痕跡。不過如果幾十年與一物相陪從生到死,便也是人生之大圓滿了。呼嘯的列車駛向遠方,旅程剛剛才開始一小段,它還在繼續。

人生之幸,在于未知性,不過我好歹知道,這段旅程,一定溫暖人心。

春山可望,來日可期,溫暖的旅程,愿與文字同行。

推薦分類:

版權聲明:

1、本網站發布的作文《溫暖的旅程作文1000字》為作文吧注冊網友原創或整理,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本網站作文/文章《溫暖的旅程作文1000字》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作者文責自負。

3、本網站一直無私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大量優秀作文范文,免費幫同學們審核作文,評改作文。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