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吧小學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愛是一種責任作文1000字細節決定成敗作文600字

讀悲慘世界有感

時間:2020-04-01 14:33:58 | 作者:吳潤

這個世界并沒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和平美好,剝開那層滿是鮮花綠葉的虛偽表皮,便能看到里面藏著的骯臟畫面與糜爛的尸骨。正如《朝花夕拾》中“假使真有一位一視同仁的造物主,高高在上,那么,對于人類的這些小聰明,也許倒以為多事,正如我們在萬生園里,看見猴子翻筋斗,母象請安,雖然往往破顏一笑,但同時也覺得不舒服,甚至于感到悲哀。”《悲慘世界》,便將這“悲哀”表現得淋漓盡致了。

在小說的作者序里,雨果提出了當時社會的三個迫切問題——“貧窮使男子潦倒,饑餓使婦女墮落,黑暗使兒童羸弱。”在作品中,對下層人民痛苦命運的描寫占據了主要地位。冉阿讓、芳汀、珂賽特以及街頭流浪兒格夫羅舍,都屬于這些不幸的人。他們受盡痛苦,遭遇到無情迫害,被社會所唾棄。雨果在描寫他們痛苦的命運時,揭露了資本主義的尖銳矛盾和貧富懸殊的鴻溝。

悲哀的不僅僅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人們同樣身處悲哀——

冉。阿讓,多年前他看著櫥窗里那個面包,暖黃色的燈光仿佛照耀著的不是色澤金黃的面包,而是一條鮮活的生命的延續,是藏在亂葬崗里茍延殘喘的生靈最渴望的唯一救贖,是一個家,一段平靜而平凡的生活。他鬼使神差地向它伸出了手,可惜抓到的不是一頓溫飽,是冰冷黑暗的樊籠。

出獄后他又因為那個打在他靈魂上的標簽,處處受阻,懷揣著對生活的不滿,對現實的怨恨。他再一次偷走了面包,可是,他的手心里并非空空如也,他在無意間誤打誤撞地與一個崇高而無私的靈魂打了個照面,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他的一生矛盾而令人費解,他似乎永遠都在逃跑、躲避身后那道萬仞深壑;又仿佛從未閃躲,一直注視著陡崖之下那個萬骨枯百鬼嚎的地獄。他的前半生似乎被碌碌無為與罪惡填滿,后半生又截然相反地接受著太陽的照耀,善良的潤澤。但我想,他的生命從未烙上片縷的黑暗,只是一位不速之客——烏云遮擋了片刻的光明。

他在焦黑的荒地上茍延殘喘,在翻開結塊的土石時,恰好瞥見了那抹深深埋在死亡與干涸之作文http://www.jshqd.com/下的人性的光輝。

再一個就是芳汀,她的一生可以說是始于窮苦,終于黑暗。

由芳汀抱著幻想將自己的孩子寄養在了蒙佛梅一位酒館老板的家里。正是因為將自己的希望和最美好的愛交給了一個連自己都無從知道的人那里,悲劇也因此隨之而來,這里我看到了當時社會的黑暗,更看到了雨果對于法國大革命的反思,因為這個酒店老板就是參加過大革命的人。就這樣芳汀的命運被自己的孩子牽制著,自己的孩子又被酒店老板控制著。酒店老板和自己的老婆一次次的對于芳汀進行要挾和欺騙,一次次勒索錢財。這種被動的接受也成就了芳汀最感人和最偉大的母愛。芳汀為了孩子幾乎犧牲了自己的一切,之后連自己的兩顆門牙都賣了。正是因為種種的罪惡和芳汀母愛的對抗對于人類愛的壓迫才致使芳汀最后的死亡。

沙威這個角色可能并不討人喜歡,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的。他的一生貫徹了刻板一詞,他就像一個卑微到塵埃里急切苛求高位的螻蟻,當他有機會登上那個道德的制高點時,他毫不猶豫地忘記了曾經粘在自己身上的泥土,對著茫茫的塵世用苛刻的眼光審視一切。他自以為站在最公正不阿的法律之上,冷硬得不通一絲人情,他那雙嚴厲的眼睛吧一切的人情世故,冷冷暖暖全部擋在了心臟外面,即使肉身留存體溫,心臟卻已經冷冰冰的,只是在循規蹈矩、一板一眼地上下蹦著而已。這里對冉阿讓的窮追不舍便可以看出,他對“責任”有著極大的癡念,他把“責任”看得比生命還重上百倍,直至生命之火燃盡的最后一刻,他就像一具被抽干了溫熱血液的干尸,寒風卷席而至,輕易地把他吹倒在了“責任”上,將“卑微”刻在了他的生命之碑上,可恨,又可憐。

在這個悲慘世界里,黑與白的界限已不甚明顯,有人在白天里活得光明磊落,有聲有色,夜幕一降臨,便狠狠撕破臉,隱隱約約露出一顆掛血的獠牙來。有人將嗔癡化作無私,亦有人在現實的夾擊下把善良親手捻作齏粉。蒼穹中有人默默地注視著一切,然后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輕輕放下一塊誘人的面包,打開了暖黃色的燈……

推薦分類:

版權聲明:

1、本網站發布的作文《讀悲慘世界有感1000字》為作文吧注冊網友原創或整理,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本網站作文/文章《讀悲慘世界有感1000字》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作者文責自負。

3、本網站一直無私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大量優秀作文范文,免費幫同學們審核作文,評改作文。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